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服装设计 >> 内容

留学是孩子的唯一出路?

时间:2014-5-9 7:51:28 点击:

  核心提示:3月22日上午,米歇尔来到北京大学发表演讲,始终围绕一个关键词“留学”。她引用中国古语“读万卷书,不如行万里路”,结合一些来华留学的美国学生经历,鼓励更多学生通过留学改变人生。她说,我们正在进入公民外交新时代,留学是人与人之间交流的强大工具。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不仅是政府或领导人之间的关系,也是人民之间...
3月22日上午,米歇尔来到北京大学发表演讲,始终围绕一个关键词“留学”。她引用中国古语“读万卷书,不如行万里路”,结合一些来华留学的美国学生经历,鼓励更多学生通过留学改变人生。她说,我们正在进入公民外交新时代,留学是人与人之间交流的强大工具。国与国之间的关系不仅是政府或领导人之间的关系,也是人民之间的关系,尤其是年轻人之间的关系。


近日,中国教育在线发布了2014年《出国留学趋势报告》。教育部统计数据显示,2013年中国出国留学总人数41.39万,比2012年增长了3.58%。报告显示,本科及以下学历就读人数增长仍然迅猛,且低龄化趋势明显,其中,赴美读高中人数8年增366倍 。出国留学低龄化、平民化、大众化的日益明显。各大留学展出现不少“90后”学生的身影,“90后”成为留学的主力群体已然成为事实。


米歇尔的演讲使“留学”成为本月的关键词。媒体评论此举为留学美国释放利好信号,家长跃跃欲试带着十几岁的孩子穿梭于各大留学展,我们不禁要问“留学难道是唯一出路了?”“我的孩子适合留学么?”“多大年纪送出去比较合适呢?”带着这些问题,本期节目请到大家的老朋友——广州益升教育总经理,悉尼科技大学博士李素磊为我们细细分析米歇尔北大演讲的“奥义”。

主持人:让知识成就爱,亲爱的各位网友,大家下午好!这里是由金羊网与省妇联为您联合制作的《名师说家教》节目,欢迎您收看这一期节目,我是主持人冉丹。在今天的节目当中,我们为您请到了大家的老朋友,广东益升教育总经理,澳洲悉尼科技大学博士李素磊女士。

李女士:大家好。

主持人:3月22号,米歇尔在北京大学的演讲也让留学成为一个热题了,那我们今天也请您来给我们解读一下北京大学的演讲,您是怎么看待这个观点的呢?

李女士:这个观点,这次米歇尔也是用中国的方式,中国的语言文化来表达她自己的美国的思想,其实我们现在的家长都希望孩子一回到家,你是不是在上课,你是不是在学习。还有另外一个,家长会觉得如果我的孩子不是坐在课堂里面,那就不叫读书。比如我们组织同学们去做一些活动,家长觉得是在浪费时间,你浪费我的孩子学习、复习功课的时间,读万卷书跟行万里路,我个人是非常赞同。另外,知识能够变为一个孩子本身的东西,它才是有用的,是有一个消化的过程的,如果给你一个书本上的东西,我们可以说那是二手的,因为它是经过加工提炼的东西,那不是孩子亲身的经历、体验、思索,如果正是由一个基石,应用化为对一个孩子自身应有的能力,它是有一个过程的,这个桥梁,那么这个桥梁是怎么呢,是带着基石去走这样的路,所以米歇尔一个我非常赞成的观点。

主持人:其实我们国家的学生出国去了,还有更多的留学生来到了中国,这对中国人来说有什么益处呢?

李女士:就是我们的学生跟国外的学生能够朝夕相处,他们那种生活的方式跟方法,如果我们中国学生再一次观察到也能有很大的收获。那我在这里讲一个我在广州体育大学的亲身经历,因为我本科是在暨南大学读的经济专业,那暨南大学作为学校,包括国际专业也配备了美国的口语外教,那我们学国际金融都是由一个美国外教来担任老师,因为学校他是尊重每一个学生,就是每一个同学都可以跟老师面对面的交流、提问。在大学一年级开始,连续两个月每一个星期三下午老师办公室里面唯一的一个学生。

主持人:为什么只有一个人?其他人好像都是比较抗拒的样子?

李女士:当时老师很纳闷,怎么每一次你是唯一的学生坐在这里呢,我当时也跟同学们去交流,有一个同学说我对这些没有兴趣,其实给我感觉是你是外国人,我是中国人,在心里面他们封闭了自己,任何人不善于打开他的心,而对于我们把自己的心封闭了,拒绝这种交换。我就觉得外国学生来了中国,我们的学生要开放,去接纳他们,我们好象说人为什么要活着,其实作为民族文化的交流,这个交换也是能够把人文思想集中到我们的思想里面,甚至我们的思想再注放到别人的思想里面,这就形成了我们的人文生态。

主持人:我突然想到一句话:为有源头活水来。您坚持这么久跟外教一起聊天,跟他们一起逛街,这对你来说意义最大的是什么?

李女士:意义最大的,我还是觉得他们那种慈悲心,因为当时来教我们的老师,他是由应该是国际志愿会援华计划来到中国的,因为跟这个老师在一起,他来到这里还带着女儿。他到哪里都骑着自行车,还带着自己的孩子,就是生活的那种乐观,他就觉得要帮助比美国差的,或者不如我们国家的人,他去到每一个地方,都会把对所有人的爱,通过他的点点滴滴能够展现出来。后来我带着他去走街串巷,也去我们的家里,也带他去到我曾经就读的中学,去跟同学们去交流,每一个环节,他都表现出来的是那种平等,那种对人的友善。所以这个对孩子或者对我的影响是一辈子的,因为他这种慈悲心、关爱心,还有对所有大众的这种关注,其实这是一种价值观,这种价值观从很小的时候就种在我的心里。

主持人:如何理解她所谓的公民外交官时代?

李女士:我觉得她提出是有划时代意义的,因为首先外交官我们一个是公民,一个是外交官,我们讲的,你首先要做一个中国公民,然后是美国公民,如果你要做公民外交官,你要能成为一个国际的礼仪,这就要你对国际的东西,甚至世界的理解,不仅仅是说是对中国的认识,而是你要能对整个世界的人文文化,价值观要有一个最基本的认识。

主持人:他的眼界跟他的准备,还有他的价值观都是朝向于全球的。

李女士:那以前所谓的国际公民,重要的是外交官,特别是在我们现在这个时代,每一个人本身在这个时代就是一个自媒体,同时也承担了一个字媒体本身对外交往,对内交往。我们再看一下外交官他的整个的培养历程,他有一样是对国际的政治局势、军事、金融、科技都需要有一个很综合、很综观的了解,比如我们现在读书,不仅仅是我们教课的数理化,而且说你对整个世界,包括刚才讲的政治、经济、文化、人文、金融、科技、历史、地理你都要有一个最基本的知识储备,也就是说你要打开你的眼睛,打开你的思想,让全世界全方位的去充实自己。如果要做一个公民外交官这样一个角色,或者在未来的日子里面,我们要承担这个角色的话,我们的决心是必须要上专业课的,来对自己进行整个知识的储备。

主持人:我们中国的留学生最青睐哪些国家去留学呢?

李女士:现在留学的热门是美国,就是说它基本上占到申请留学名次的50%。

主持人:一半左右,那之后呢,还有哪些国家?

李女士:英国、加拿大、澳洲。

主持人:就是学习比较不错的国家?

李女士:近期德国也是越来越多的人的选择。

主持人:父母带着孩子来学校,来选择国家的时候他们都考虑哪些因素呢?

李女士:其实父母考虑的因素跟孩子考虑的往往是有差距的,父母考虑的最多的是名校,接着就是在国外的生活怎么能够处理得好,这是家长考虑得最多的,然后相对就是语言,家长考虑最多就是这些。但是客观来讲,这些跟孩子的具体情况是有一个差距的,因为每一个孩子他的个性、特长不一样,一般发达国家的可能都是因材施教,量体裁衣,他让每一个孩子尽可能地发挥他的潜能,而去定制教育。所以家长来了以后,我们更重要的是跟孩子去谈,很多家长谈完了以后,家长会说不需要去了解我的孩子去需要什么,因为在过往的时间里,他强调的就是考试考了多少分,补习了没有,从来不会说孩子你需要什么,孩子你补充什么,孩子父母能做什么来为成就你的兴趣爱好梦想,这些都没有,所以我们跟孩子谈。

主持人:关注孩子自身。

李女士:对,让孩子发出自己的声音,然后这一点我们叫离弦的起点,我们想说起跑线,不要输在起跑线上,客观上讲人类的起跑线本身是人的身体的降生,然后在初中开始,那是人生离弦的起跑线,如果你的起跑线不一样,那么他能够达到的方式方法都不一样,其实知道这个孩子需要什么的话,其实他的人生可能到他离开人世都没有开启过他自己的人生,没有关注到自己。那我们要开启他自己的人生,我们有一个很强烈的愿望,希望家长从关注孩子自身来去考虑,你应该不应该留学,去哪里留学。

主持人:选择对自身发展比较适合的地方去留学。

李女士:这个包括他的人文环境,人文价值观跟孩子的价值观,跟孩子的性格是否符合。

主持人:相信您作为一个教育者应该遇到过这样的问题:家长带着孩子来了,特别期待的问您,李老师您帮我看看我的孩子他适不适合出国啊,一般这个时候你会怎么回答?

李女士:我们首先会跟孩子谈,孩子平时喜欢什么,还有在生活中看他的性格,还有他的特长。因为每一个人毕竟有自己的梦想,其实这个东西,因为每一个人他的经历不一样,现在的孩子正是做梦的时代,他自己有自己的梦想的,我们跟这个孩子一直谈,谈到他把他自己的梦想引出来,这是我要的。那这个时候我们会反过来跟家长说,我们希望家长你能成全你的孩子,那然后我们才会进行更具体的留学的时间规划。

主持人:从孩子的身上寻找家长能做的,帮助孩子成就自己的人生。

李女士:比如最简单的,孩子就是一个独立的个体,家长能做的就是创造一定的环境给他挑选,然后挑选好的环境,阳光明媚让他更茁壮的成长,但是不可以替代孩子去成长。孩子是需要他的人生,我们是希望家长能够调整这种观念,完全尊重孩子的选择。

主持人:孩子留学的年龄越来越低龄化、人数也越来越多,您是怎么看待这个现象,它究竟有什么样的原因呢?

李女士:低龄化今年的趋势更加明显,我们是觉得这个是三方面原因,第一个首先国外的招生政策,面向低龄化的政策多了,比如澳洲,今年就开始说初一就可以去了。然后去美国的孩子,同样也是到今年,美国也同时开放了100所贵族高中,就是特别对中国大陆地区开放,那他就是说有这个学校。第二个类型,就是国内的现在的中考的政策的改变。

主持人:今年的政策改变了。

李女士:政策的改变,家长和孩子的选择上,与其说面对中国的中考、高考,还是说我已经确定了我将来要去国外的,那我干脆早一点去,适应国外的学习跟生活方式,那他就会选择高中就出去。第三个是我们中国的教育方式方法,跟教课的内容,现在很多的家长更支持国外的教学,就是中国跟国外的点不一样,那么这些家长会觉得,中国的教育不能够让孩子思想跟精神境界更进一步地挖掘,家长会更加认同国外教学的方式方法跟理念,所以的话,他应该想让自己的孩子早一点出国。

主持人:刚才你提到灵魂的必要,就是希望孩子从小接触到那么一个环境。

李女士:总的来讲,国外的人的,发达国家的环境是能够让孩子全能释放,他们的培养方式,就是说让孩子在各种实践中,活动中去找寻你自己,然后当你找到,因为找自己是需要一个很长的过程的,找完自己之后,你就完善自己,去达到你人生自己的目标,然后去找到自己,完成自己,超越自己,这也是跟社会有连接的,它是这样对人的一个培训体系。如果家长认同这样的培养体系,那他就希望说早一点把孩子送走。

主持人:初、高中的孩子都是需要父母来照顾的,他还一直没有和父母分开过,还没有完全的自我生活料理的能力,我觉得这个心里应该是没有像成人那样坚强的,这种的孩子能适应这些问题吗?

李女士:果孩子是很依赖家长的,那我们也建议不要那么早出去,但现在的孩子也有相当一部分是能独立的,然后还有一点就是很跨越,其实这种跨越就是对家长或者对比较传统的东西他有个人的看法,他不会去回避,他会觉得你这种观点我不接纳,我有我自己的思想,这样的孩子他其实是没有问题的,因为国外他的条件的保障,这些家庭还有课程老师整个的配套还是非常完善的。

主持人:就是说还要看这个孩子,不是每一个孩子都适合去出国的。我们都坚信知识改变命运,过去,我们听说“高考是孩子的唯一出路”,但随着留学越来越热,我们也开始质疑,那留学是孩子的唯一出路吗?

李女士:其实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唯一的,就是让孩子选择最合适自己的。比如说有些孩子是能考到高考教育,或者能够考进省城的孩子,他确实非常适合中国这样的教育体系,那也有另外一类孩子,他本身就比较突破传统思维,他又喜欢探究求异,那这些孩子确实是不可多得,那我们应该利用每一个孩子的性格构成去选择不一样的路。

主持人:所以这种东西还是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。我们谈了这么久,都是关于出国要做哪些打算。那那些还没有出国、暂时还留在国内的学生,如果他们想要孩子倾向于西方教育的,有没有什么样的方法?

李女士:有啊,现在是互联网时代,信息是非常发达的,现在网上有很多的公开课,还有很多国外的支持。事实上如果一个人有一个学习的心态,开放的心态,那么我们孩子留在中国也可以接受到国外很多的资讯。如果有机会出国,亲身感受还是不一样的,比如你说你要桃子的味道,这还是传统,如果我们没有这样的物资条件,客观上不允许,那么我们也不能够因为没有这样客观的条件,或者抱怨这样的客观条件,就是不能够提供给我们,而把自己封闭起来。其实只要我们的心不封闭,其实我们哪怕是坐在家里,坐在学校里也可以接受到的。

主持人:现在因为互联网时代,然后你也可以接受到西方的,世界的观念,您听过我们国内有一些学校有这个国际班,您对这个国际班了解吗?

李女士:国际班有一定了解吧,因为我自己小孩也在国际班,这个国际班大多都是包装,如果一个是初三毕业的孩子,如果将来他是准备要到国外去上大学的孩子,那么国际班也是一种比较合适的选择。

主持人:国际班他是以西方的形式来教育孩子吗?

李女士:现在国际班主要是把国外的体系引进到中国来上,当然办国际班的机构,他明显是参差不齐了,比如成都来讲,就是把英国的教育体系、美国的教育体系,把老师引进到中国来上课。

主持人:就是把西方的教育体系引进到中国来,会不会出现这种情况?

李女士:这个也会,因为毕竟做这个往往都是中国人在做,其实这是一个理解性的问题,那么讲到这个投资过程,我有一个很好的问题,因为现在普遍的国际班都是一个目标,跟美国人相比,但是提起国外,正儿八经地读书,他是讲,你有什么能力就上什么学校,比如我们毕业了那么多,美国的大学是宽进严出,跟我们中国的国际班的方式方法,中国的高考是进中国名校的一种标准。

主持人:思路。

李女士:是一种思路,我们是在做国际班,其实某种意义上是违背了美国教育理念,特别是中国高考的方式来做美国的,这一点上我个人认为确实是有一点水土不服的。国际班就是中国的孩子在过独木桥去考洋高考,就是有这样一种倾向,但是事实上如果是国际班,它应该是跳跃的,然后又充满着积极和活力的,这才是一个国外教育的体系。所以的话,好象也有很多家长提出来说,我应该是在中国的国际班还是在国外的读书好,国外好象也是随便哪个高中都可以啊,可以随便挑一个高中上啊。对国外教育的理解,如果中国的国际班他不从价值观,从思想上理解到国外的教育体系的话,我们的孩子能上这样的国际班的话是有幸的,但是如果我们的孩子上的国际班,这是你升名校的唯一标准,然后孩子在这里读书,那是比中国高考更难的,因为你要完成美国的高中课程,美国高中课程是四年课程。

主持人:我们要三年读完。

李女士:我们要两年读完,因为美国的录取是在高三的10月份,你就要把全部东西交去美国了,这就意味着我们只有高一、高二两年,两年的时间我们要做多少东西呢,毕业完成美国四年高中课程,第二个完成托福考试,第三个完成FAT考试,也是3月的美国高考,第四个如果要升美国名校,还要美国AT考试,美国大学兼修课程,如果你从中学的学校还要修美国大学的课程。

主持人:这对于孩子的负担还是挺重的。

李女士:就是非常重的,就是说去美国读书,当然我们的孩子有一定的能力,他当然可以这么做,但是如果你的孩子没有这样的能力,如果中国的国际班还是按程度,不同的成绩的孩子读不同的班,那我们可以去选择。因为美国你哪怕不是一个很好的学生,就像我刚才讲的,我没有托福,没有FAT,没有AT,我能不能去美国读书,答案是肯定的,是可以。美国他有社区学院,包括奥巴马,包括希拉里都是社区学院,像奥巴马他读的社区学院,可以登上哥伦比亚大学建筑系,再升到哈佛大学法律系,所以的话,他是不分等级的,所以这样的条件一样能成为美国的总统,一样能成就出美国的国务卿,他这个告诉我们,美国你要成才,首先上名校不是能力的出路,你有能力才可以上名校的,那么所以,就是刚刚讲的你办国际班的学校和机构,如果能从基本上,从价值观上理解这样的东西,我们的家长也能理解这样的东西,那么这个国际班对孩子是好的,如果不能理解这个,那我们这些孩子还是不要去了,就是不要出现这样的后果。

主持人:总觉得对孩子来说,主要是科目负担重,那可能就连效果也不一样。

李女士:对,因为他的读法跟之前的学习完全不一样的。 

李女士:现在打个比喻,就是如果我们在一个平面上之后,整个波澜不惊的层面,它是不可能产生一点波折的,他只是内部蕴含了能量,但是这种能量是不能发挥出来的,但是返回过来,当我们看到瀑布,这个水跟水之间由于有地势的落差,所以的话,这个瀑布由上到下落下来的时候,这个水能就能产生出一个自能,自能产生动能,动能就可以给我们发电,这是我们常规见到的,这个能量我们用来发电,这是最常见的。那么每一个面孔,中国面孔跟非洲的面孔,同样的,由于你的中国文化跟非洲文化是不同的文化体制,这种文化体制里面有共同的价值,都是拥有巨大的文化落差,所以这个落差就跟刚才讲的瀑布一样,这种文化之间的碰撞所产生出来的自能对人的头脑的冲击,就能在我们头脑里面形成一种能量,这种能量就能把我们灵魂给点亮,让我们的资本会发光,因为这种不同文化的冲击碰撞,它能产生出来的文化中积极的能量,我认为是不可估量的。所以我们仅仅是在中国文化传承里面,不可以产生出这样一个原因,就文化不能遭遇这样的冲击。

主持人:产生的落差,我们在彼此的身上看到了自己,应该也是一种提升。

李女士:超越我们的常规,根据我们常规,把自己的常规升华到另外一个最高的层面。

主持人:我们今天的谈话,我们也觉得谈了很多,其实高考不是孩子唯一的出路,留学也不是孩子的唯一出路,成长比成才、成功要重要。

李女士:确实是,因为成功的道路有很多因素,首先我们要确定什么是成功,成长是对每一个人,你只要身为人,你就有一个成长的历程,这个成长是怎么样是在正能量的方式上去成长,那么他对于一个人的人生,如何成为自己、成就自己、超越自己,这才是一个能够成长的经历,如果说成功他还是带有一定时间的局限性,不同的时代他对成功的概念还是有差异的。

主持人:还是有不一样的理解的,那你无论是在中国高考,还是在国外留学啊,如果你能够像刚刚李老师说的这些,认识自己,然后超越自己,其实只是你选择的路不一样而已,但到最后其实既是成长的,也是成功的。好的,我们非常感谢李老师再一次做客我们的《名师说家教》,感谢您的收看,我们下期节目再见。

作者:羊城晚报 录入:羊城晚报 来源:原创
共有评论 0相关评论
发表我的评论
  • 大名:
  • 内容:
  • 潮南内衣(chaonanneiyi.com) ©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Email:c618125@163.com 站长QQ:1121373762 移ICP备100868号
  • Powered by 澄海玩具展厅